回顾 | 五场高校巡讲,带你提前走进集美·阿尔勒
来源:回顾 | 作者:三影堂教育计划 | 发布时间: 333天前 | 466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6 集美 · 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将于明天开幕。在11月14日到18日,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高校巡回五场讲座已圆满结束


在这五天的讲座里,集美 · 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和三影堂教育计划联合邀请了何伊宁、王欢、高初、秦伟、何宝珊、海杰、李威仪和言由,与公众及在校师生分享各自在策展、写作、出版和创作等影像专业领域的见解,下面一起来看看这五场讲座上都发生了什么吧!




第一场 厦门理工学院

何伊宁、王欢:摄影的观看、写作与展览


讲座开始,何伊宁老师向同学们展示过往策划的展览现场,并为大家介绍策划每一个展览过程中的一些思考。

何伊宁老师在本次“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带来的展览是“虚构叙事的转向”,现场她向大家介绍了本次展览相关的艺术家作品,鼓励同学们一起通过影像去探讨真实和虚构的关系。 


王欢老师的演讲则从他对拍摄现象提出的怀疑开始。他为大家讲述了他关于摄影的思考转向,而目前关于摄影思考选择的切入点是物件,并从康德“准客体”的概念,阐述他对物体的理解和策展的理论依据。

王欢老师同样为同学们介绍他在“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策划的展览“被介入的物件”,除了介绍展览几位艺术家的作品,同时也播放相关的视频作品。同学们在听了两位策展人的讲解后,在看展之前对展览及作品有了更好的理解。



接下来,何伊宁老师从“最初为什么开始写摄影的,而不是其他艺术形式?”这一问题开始,与王欢老师展开对谈。王欢老师借此问题,向大家叙述过往的经历,“过去做媒体,开始涉及一些相关的写作,但这种写作可能和媒体一些内容相关,后来才慢慢开始加入自己的观点。”

谈到关于摄影的写作问题,何伊宁老师对比了她与王欢老师书写方式的差异,她认为自己的写作更像是一种传统的写作方式,而非评论,这也源于“对脉络的兴趣和对个案感兴趣的区分。”但无论是哪一种方式,他们都认为摄影的写作“也是基于观看,必须保留有个人的痕迹。”


提问环节上,现场一位同学向老师询问她关于新闻伦理的一些困惑。何伊宁老师回忆起她曾经在伦敦参加荷赛开幕现场,到处举着鸡尾酒,却基本没有摄影师的场景。她认为这不仅仅是个人伦理的问题,也涉及到当下非常尴尬的一些处境,是大家一直在质疑的问题。她也会就这个问题一直思考下去。

另一位同学问及今年的“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有哪些展览推荐。两位老师向大家推荐了“年度阿尔勒”单元的几个展览,同时认为本届摄影季的开放性也是一大亮点,“今年邀请了很多年轻的策展人,接受了最新鲜的信息和阅历并在展览中呈现。”,并欢迎同学们前来看展。






第二场 华侨大学站

高初:摄影话语


在讲座现场,高初老师向同学们介绍他从2008年开始,一直在整理及研究的中国1930年代至1980年代摄影史摄影家个案,以及这一时期摄影史的写作。在介绍的过程中,他展示了一些研究过程中收集的老照片以及田野调查的现场同时也为同学们讲述了不少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


高初老师谈到了战争年代非常特别的一个细节,因为物料的缺乏,许多战役结束后,会向敌军扫荡底片,以继续拍摄。

而在一些政治拍摄中,高初老师也向大家介绍了一些鲜味人知的细节:因为器材的限制,当时的ISO只能到25,摄影师拍摄时需要向被拍的政治人物提示“每打一个手势您需要停顿两秒”,因此大家看到的抓拍照片在某种程度上是摆拍的。


谈到做调查时遇到的一些困难,他提到这一时期的一些摄影师被委派到国外,许多档案与国外的混杂在一起,因此也有很多资料无从考证。“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许多作品在国外保存,因此也会因为研究的需要到俄罗斯等其他地方。”

除了从资料入手进行文献研究,高初老师还向同学们介绍他带领团队做口述摄影史的经历,他们深入到照片拍摄地,其中有不少是非常偏远的地区,寻访照片中的当事人,对相关经历进行口述和研究。




提问环节中,有同学询问如何在做田野调查的过程中融入环境,高初老师认为在乡村做田野时中首先是互相尊重,语言不通时也可以用微笑沟通。

提问环节同学问及摄影的真实性时,高初老师则认为真实性在新闻上是专业主义的问题,在毛时代的摄影中是革命视觉制造与传播中的意识形态规范,而在日常生活中的摄影,也不妨看作是“三维世界被定格在二维世界的扁平化的过程中”碰到的哲学技术学的讨论。









第三场 厦门大学站

秦伟、何宝珊:当代语境下的影像美学

讲座开始之前,C-PLATFORM 总监、2016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在地行动单元策展人陈伟老师向同学们介绍本次讲座的嘉宾秦伟和何宝珊老师。


讲座开始,秦伟老师从“Instagram 2016年所統計劃每日有超過8仟萬張圖片在流動” 这一新闻题目,展开了他对“当代语境下的影像美学”这一话题的阐述。


秦伟老师所关注的当代影像非常广泛,在讲座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他向同学们介绍了近几十位艺术家和他们的摄影作品。

摄影不仅仅是照片,通过介绍摄影史上Edward Weston的经典作品,他认为“摄影也是一种表达,艺术家通过光的明暗可以表达出一种宁静。”而他观察当代的一些视觉现象,发现现今的影像大多只是流于表面,大众摄影多是停留在风光沙龙,没有去发掘内在内容。他鼓励同学们多用图片表达内心想表达的东西。


在问答环节,有同学向老师提问艺术的真实性问题,虚拟的影像是否会对别人产生误导。秦伟老师以前面介绍的Joan Fontcuberta关于美人鱼化石作品为例,认为虚拟也是一种表达,而这样的摄影是一种创作,虚拟只是一种方式。






第四场 厦门工艺美术学院站

海杰:摄影的身份



讲座开始,海杰老师从张巍的作品开始,与同学们探讨摄影的语境问题,并告诉大家“阅读摄影,而不仅仅只是观看照片”。同时他以蒋鹏奕的作品为例,让同学们试图从艺术家拍摄的过程和原因,去深入地阅读一张照片。





海杰老师担任今年“集美·阿尔勒发现奖”的提名人,提名的艺术家和作品也将展出。他以李郁&刘波的作品为例,阐述其中呈现的一种媒体文字赋予的图像暴力,向同学们更深入阐述他对摄影的理解。

而在另外的作品《慢门》中,他对比早期达盖尔的摄影作品,向大家阐述用电影的拍摄探讨摄影这一特别的创作方式及概念。


接着,海杰老师从蔡东东、王庆松和高岩等中国当代摄影个案,为同学们详细介绍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和作品背后的当代语境。他认为,当代与传统不是对峙的,当代不是一种范式,而应该是多元的。


提到中国摄影的当代性,他从多年的研究中总结到,“主要涵盖了中国问题的视觉表达、艺术的摄影媒介表征、中国身份属性这三个方面。”


提问环节,厦工艺的老师就实验艺术等问题向海杰老师提问,并展开热切的探讨。谈到当代摄影是否过于观念化的问题,海杰老师认为这也是现在很多人反思的一个问题,确实一些作品与社会的关联性有一些缺失。因此他觉得如何去做评判,“我们还需要看作品是否在艺术家的脉络里面。”








第五场 集美大学站

独立出版個案研究——《摄影之声》和假杂志


讲座开始,李威仪老师跟在场观众分享了自己从新闻出身、报社记者到放弃记者身份,转而创办《摄影之声》杂志的由来。

李威仪老师向同学们展示《摄影之声》近期的几本刊物,以及每一期的不同主题,例如新纪实、暴力和抗议等,而他提到,创办《摄影之声》主要是想启发更多人关注为什么摄影、如何思考摄影、以及如何思考人与视觉图像的关系。”


在这个每个人都在摄影与被摄影的时代,如何消化摄影而不是被它所吞没是,同样是李威仪老师期望大家去思考的问题。

他还谈到,目前正在做的方向将有比较特别的装帧,“读者在阅读的时候需要把每一张撕下来,然后去欣赏、拼贴、组合影像,这是一种断片式、甚至超链接式的阅读方式。”


随后,言由老师也上台和大家分享了他从追逐电影梦想到做网络博客和《假杂志》的经历。为什么叫“假杂志”呢,他向同学们解释道,“《假杂志》是专门关注当代摄影的网站,因其有别于实体杂志,故而取名为假杂志。”谈及创办的时间,言由老师说,“什么时候创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开始。”

之后,言由老师介绍了他与艺术家合作所出版一些书籍的历程,以及今年六月份《假杂志》出版了一份真的杂志,“这也算是圆了我一直的梦想。”

 

在提问环节,有同学问到“独立出版人该如何面对厂家授权和版权的问题,对于网络上关于版权与选图的争议有何看法”。言由老师认为这个问题,最重要的就是先去做。因为总会有一些灰色地带的问题,如果你不去做,总是逃避,那将不会有人推动这一方面的发展。至于版权问题,他和艺术家们都有沟通,如果图像有侵犯个人肖像权也欢迎与他联系。




另一个关于“当今时代人们都在使用手机、电脑,从荧幕上观看、消费图像,为什么还要出版纸本书刊”的问题,李威仪老师解释道:“影像都是消费性的,大家每天用手机、电脑看到好几百万的影像,但是翻一翻就这样消费过去了。而作为一本书,你必须沉静下来,细心去看照片。纸本装帧方法和电脑荧幕也有很大不同之处,纸本的产出更为丰富。”


最后,李威仪和言由老师向大家介绍本届“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的摄影书展,也欢迎同学们过来看展及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