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9 张晋:每个人都有很多观察的面向
来源:线上公教 | 作者:三影堂教育计划 | 发布时间: 408天前 | 452 次浏览 | 分享到:

Q1.您的新作品《纳米铜》似乎是从一个微观的角度探讨摄影,包含了生物(蚂蚁、蝉等元素)和物理化学(石墨结构、火的影子等元素),这和您的教育背景有关么?能否说说这组作品探讨的是什么样的问题?

 

纳米铜作品确实跟我的教育背景有关系。但不一定是从微观的角度来探讨摄影,准确的说是从个人历史的角度来探讨。这些看似微观之物,实则是我用身边的日常的现成物品而得到的图像。那么机缘是什么呢?过去每个人都会好奇问我为什么会从化学转到艺术,很长一段时间我也回避这个问题。但现在我觉得应该好好面对自己过去的个人历史。

 




 

纳米铜


Q2.在您的网站上有一组《为奥黛丽.赫本找错》,探讨了图片本身的问题。可以说说这组作品创作的思考过程么?


 《为奥黛丽.赫本找错》是两年前在成都A4当代艺术中心做的一次工作坊。这些图像其实都是二手的,我当时想能不能借助一些二手的图像,去展开一些讨论。我不觉得是在谈图片本身的问题,而是说怎么给这些已知的已有的图片从一个新的角度去把它翻新一下有没有什么办法给人们一个新鲜的认识,所以是一次比较好的尝试。


需要补充一下,这次的工作坊时间比较短只有七天,当时做了三件作品,也不能太刻意的一定要去找错,你说这个错在哪里,谁都没有错,可能的是在时间不断流逝当中,我们对奥黛丽.赫本产生了一些新的看法,对她的身份有些解构的甚至戏说的部分。我当时选了一些二手素材去处理它。这些小图里没有那么多细节,比如镜面上的作品《观/看 相》,相当于去读奥黛丽.赫本的面相,一语双关的看相,是指观众还可从镜面里看自己的面相。

 






为奥黛丽.赫本找错


Q3.您的作品《花界》, 让人看到美丽的花朵,同时又有不易察觉的腐蚀,似乎在摄影记录它美丽的瞬间后很快就会腐蚀凋谢。您自己是如何理解这组作品的? 

花界的作品是四年前雅诗兰黛找到我,因为他们要发布一款新的眼霜产品,说能不能为之做一些事情。也不是让我去拍他们的产品,而是让我参与产品发布会完之后的一个展览。展览作品需要契合产品的主题,比如说跟眼睛有关系、跟城市有关系、或跟化学有关系,这样一个大概的范畴,然后让艺术家来自行处理这个主题。


比如人的眼睛,眼睛周围是人皮肤中最嫩最脆弱的部分。我们的生活中有低空臭氧,主要是由汽车尾气产生,在黄昏的时候下班的时候,汽车尾气产生了大量的低空臭氧,它就会伤害到人的皮肤,这就是它发布的眼霜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我当时想选取一个比较脆弱的载体,比如花,比较脆弱也比较美,然后我搭建了一个模拟低空臭氧产生的腐蚀装置,去对花儿进行腐蚀实验。这些作品里面我们会看到,刚买来的鲜花的一部分还是比较鲜活的很迷人,而一部分已被腐蚀的花儿就变得像被烧伤被灼伤了一样,就是表达这样一个概念。也是一次尝试吧,尝试把商业上解决的问题转换成艺术上需要面对的问题。




花界


Q4.在您的网站《和科学家聊天》中看到一些您展览现场的图片,其中融入了一些实验室的仪器,这些本身就是装置作品么?还是作为作品在展览的呈现和补充呢?您在展览展出作品会做怎样的考虑? 

我很想跟一些有科研背景身份的人合作,而且他们还继续战斗在科研工作的第一线,所以说就有了这个作品。正好我跟费老师也是很好的朋友,然后说我们能否合作做一个事情。她其实过去一直在研究三聚氰胺这个材料,进行了很多年之后,才有了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的发生。然后她跟我说,她很长时间都独自一人在实验室里欣赏三聚氰胺在显微镜下的美丽,而且也没法跟人交流,所以很郁闷,于是我们就有了这个展。这些作品它本身就是装置作品,不是说为了这个展览我们去凑的什么东西。但是当我们把实验室的仪器、玻璃瓶、试管弄到美术馆展厅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所考量。必须要做一些视觉语言上的转换,让它本身变得有趣,再去讨论问题。那这样子的话你放到美术馆里的这些实验仪器,就会成为装置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否则的话你只是把那些瓶瓶罐罐想办法弄到了展厅,我觉得意义不大。


最后一张图的右边是一个中空的玻璃柱子,上面还有一个球状的器皿。在展览期间这些输液瓶里面的液体,就会滴向下面的那个柱子里面。这个装置它其实说的是,它在模拟我们人类吃了含三聚氰胺的奶粉之后中毒的一个过程,三聚氰胺通过肾脏进入分泌系统形成肾结石的一个过程。沉积在玻璃柱管壁的那些晶体其实就是结石。

 






载玻片影像


Q5.《和科学家聊天》中,看到“一场生成又随即幻灭的科学实验”的视频作品,用三聚氰胺、尿酸、亚克力等材料的“黑 / 白 / 灰 的一次实验” 和中药罐、三聚氰胺、亚克力的“记忆雕塑”,您目前在用其他不同的媒介做艺术创作么?能否分享一下您近期的创作?


 因为几年前我会担心,就是怎么把我要表达的观点放进我的照片里面。我们都知道每一种媒介都有局限的,首先我们要面对与承认这种局限,很遗憾有时候我们在这个两维的照片里面,当到了一个点之后,似乎不能再把自己的观点,放更多一点进去。所以说才开始尝试运用不同的媒介,比如三维的作品或者视频去表达观点。这样子可以把我们要说的一个事情变得更加立体化。比如说《和科学家聊天》,如果只是用摄影作品来体现的话,会到一个程度,然后不能再继续探讨它。所以有必要借助于一些视频或者三维作品,企图将探讨的问题说得更加立体。首先让人们参与进来去玩儿,可以去感知三聚氰胺在人们体内是怎么样沉积出结石的,给观众更多的时间去玩去体验。


我觉得如果展厅里多一些立体的作品或者可以体验的作品,人们过来既不感觉到艺术作品的威严高深,还可以参与进去。去尝试滴两滴水然后生成我们体内的肾结石,从里面会感受到快乐而且也能够去思考这个事情到底怎么了。它是三聚氰胺的错吗?三聚氰胺变成我们人人喊打的一种物质,但其实三聚氰胺有错吗?它会提醒人们去思考。



 / 白 / 灰 的一次实验




记忆雕塑


一场生成又随即幻灭的科学实验


Q6.您对丝绸之路有何特殊情感?是什么让您有了灵感并拍摄了《又一季》? 

这个《又一季》是在习主席谈一带一路之前,就开始有这个项目了。因为我一直生活在南方,生活在四川这种小山小水,长久的陷入这里面会觉得难受,所以说还不如去北方看看。今天人们会简单的盘算丝绸之路到底是什么,多年以来它作为一座很重要的桥梁连接了西方与东方。比如说佛教进来,我们中国丝绸运过去,沿途的寺庙石窟都在这里。所以说这丝绸之路,这四个字背后隐藏的是一部我们的文化怎么传出西方的文化怎么传入关于文化流通的历史。当然我们今天的丝绸之路就是高铁、高速公路、海底隧道。虽然过去开辟的那些路今天已经可能不怎么再使用,但是它依然会提醒我们它的存在,我们历史的存在。它可能只是铁路旁边的一截残破的长城边墙。但是,还是提醒我们过去的历史在那里,我觉得对我们是一种警醒,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时代的变迁也好,或者是说时间的流逝也好,有可能我们过去看到的遗迹,今天已经损坏风化是不存在了。所以说当时最大的诉求,就是想看看这么多年来还有什么留下来了,而且我也知道这些东西正在逝去。当时是满足自己这样的一个好奇心:想知道这条那么重要的文化传入之路输出之路,到今天还有什么遗留下来,就当试试,想去观看这样的东西。如果对《又一季》比较熟悉的朋友会发现,这些作品里没有我们当下的那种种拆迁、建楼、荒谬的奇观,因为当时我希望把这些所谓的现象屏蔽出去,我们每个人有很多观察的面向。我希望看到的是,不随世代改变而顽固的依旧存在的生活方式,它可能只是生命当中日常当中的一个物件或者符号。所以我关注的多是比较安静的,比较不会随着时间而变得没有意义的一些物件、一些物象,所以做了这样的一些作品。







Q7.《归城》让人感觉很有故事。您似乎从一个比较高的角度拍摄的,可以说说这张照片拍摄时的经历么?

 

《归城》让我们感觉到好像《新龙门客栈》里面的场景一样,但它是真实的。这座像乌龟一样的城,建于明代,距今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但一直以来,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都是同一种生活模式,就是日出的时候放羊吃草,日落的时候赶羊回家,这一种延续了很久的方式有一种特别的仪式感。虽然距离不远就是县城,到今天,可能很多有钱人搬走了,一些人留下来,但他们脸上很富足。所以这样的照片期望呈现一种状态:有一群人数百年来以最初的方式依然传统的生活在这里,繁衍下一代然后死去,就好像一季又一季的更替。

 

这张照片需要从一个比较高的角度来拍,应该是这个城里面最高的一个。后来好多人看我这张照片也会跑到龟城去拍,有拍黑白的还有彩色的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事情,说明人们挺认可它。

 

归城


Q8. 请问老师,您本硕博的工科背景对作品创作时有哪些影响和启示?能否结合某次的创作过程具体谈谈?

 

在那个时候,我们科大本科要读五年,清华也是读五年。所以我是本科五年,研究生三年,博士三年半,加起来有十一年半的时间都在读化学。而这个十一年半的时间烙印在我生命中,不能被抹去,它在你的身体记忆里面。

 

过去别人会不断问我,为什么你会从化学转到艺术方面?一开始会特别烦,都不做化学了还问。慢慢的我发现这问题避不开,于是我见到不同人用不同理由跟他谈为什么从化学转艺术这个行业,后来我发现这样的状态像黑泽明拍《罗生门》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叙述,根本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但我始终必须面对这个问题,所以近两年新的作品《纳米铜》就是去直面自己过去这十来年的科学背景,这是一个起因也是一个动机。

 

首先,过去我们在科研上总是按照项目制,要经历前期的架构以及调查研究,预设一种可能性,假设一些结果,然后从过程去寻找证据,最后写一篇paper。我把这种创作路径平移到艺术作品创作中来,转而去研究图像的多样性。

 

在《纳米铜》当中,我把十年前的一篇科学论文,通过图像化的方式去改写,把抽象的理论图像化。比说有张作品叫做《电子云》,电子云其实谁也没有看到过的,这都是科学家抽象出来的一个理论,但是鬼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东西?我会在我的这个照片里面把这个电子抽象出来做一个想象中的电子云。

 

我的另一个作品叫做《石墨的层状结构》,我们知道手机的电池负极就是用石墨做成的,比如铅笔笔芯儿也是石墨做的。但在微观世界里它是层状结构,一层一层的,但是我们都看不见,所以我想用一些我的办法用身边日常的一些材料,我企图把这个抽象的石墨层状结构做出来,把它可视化。


电子云



石墨的层状结构 I



石墨的层状结构 II


Q9. 不少摄影爱好者都认同黑白相片总带着一份独特的魅力。老师,您的黑白摄影作品显得是那么抽象又富有哲理性,有人说“没有色彩的干扰,照片所要表达的就更为纯粹”。我们该如何拍摄优秀的黑白摄影作品呢?

 

黑白照片本身就是抽象的,比如说古人谈墨分五色。所以说其实黑白照片,要做好真的蛮难的。当然彩色照片做好也很难。我们这代人一开始接触到的都是黑白照片,所以我们对黑白照片是有情感的,怎么样把这照片做得纯粹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如何拍摄优秀的作品,我觉得审美、你要说的事、以及你沉静的内心都很重要。在这之前,经验的累积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这种累积就来源于多看,做更多的案例分析。花更多的时间去面对它企图把它做得更为庄重更为纯粹。我觉得需要时间去面对黑白摄影,那确实不太容易。

 


Q10. 景观摄影之后,当代摄影何去何从?

 

首先说景观摄影的话,它从西方已经开始很多年了,更多时候很多人都去拍些比较静态的景观。中国近年来可能是大概07、08年才开始面对景观摄影,把它当成摄影中的门类去做。发展到今天的确实是有些困境或者似乎都有很多雷同的东西在里面,确实是有这样的一种瓶颈期的样子。

 

当代摄影其实比较复杂,从1980年之后,当代摄影就已经有很多种面向了。景观摄影如果算当代的话那它只能说是这个当代中很小的门类,只是从业者比较多而已。比如说,英国有个批评家写过一本书叫《这就是当代摄影》,那里面就有很多种面向,它其实不只是景观摄影。

 

到今天,有很多当代摄影的线索,很多办法处理图像,比如处理二手图像、处理现成的图像、处理一些其他门类图像,把这个图像做成三维等等方法,都是当代摄影。所以我觉得,如果你真想研究这个事情,可以去多找一些当代摄影的资料来进行分析。

 

 

Q11.很喜欢您《又一季》这系列作品中对画面的细腻描述,在这系列作品里,镜头基本对准了景物和动物,鲜少有人物的出现,这个是有计划的进行取景吗?能否说说在我们的创作过程中,如何把握主题与画面的选取?

 

这个确实是有计划地选择的,《又一季》里多是一些景一些动物,很少有人。人变化特别大也特别复杂,而且人太具象。比如说我们拍一个人,他有时候很难入画,一个人在这个场景里面,我们从他脸上会读到悲苦,会读他的身份,太有社会性,太具象,这并不是《又一季》想要表达的内容。

 

比如说照片的景里面有只飞鸟,我们不知道它的父亲是谁,有没有配偶,具有很多很多不确定性,给我们留下很多的想象空间。我的画面中即使有人也是很小的人,或者是个背影,不会让他对主题进行太多的干扰。而所谓主题就是要把千言万语变成一句话来概括,是一个高度提炼的过程,一旦有了主题,你的画面也更容易些了。


又一季


Q12.老师您好,您接受国内外的高等教育,也在国内做过工作坊和讲课,可以说说您对教育尤其是摄影教育的看法么?

 

我觉得我们国内的摄影教育可能才刚刚开始!我觉得是有希望的。过去大学里面可能老师自身会有些局限,他的观点或者他的理解可能也没有能够跟摄影的发展同步。而学生很容易变得浮躁,学生们总是想速成,希望老师直接告诉他们一个捷径,一个结论,一个标准,这样很危险,因为摄影需要时间,案例分析,自我思考,最终沉淀出属于自己的摄影方式或者语言。

 

比如说我今天下午在高校教课,我相信就一个班,三五十个人总有四五个人对摄影会感兴趣。下午我让他们用手机打光,模拟在摄影棚布光,一些同学通过这个手机的手电筒穿过透明的水杯,尝试那种班驳的不同的光线,他们玩的很快乐。我觉得通过这样的互动让他们开展兴趣非常好。

 

Q13.想问张晋老师,您是怎样的机遇,踏入摄影圈相继办下这么多展的呢?想知道您的摄影师路程。

 

摄影是这三百六十行其中一行而已,其实,都不会跟其他行业差太多。你想在这个行业里面继续下去,那就是要勤奋,每年不断地做更多新的作品。很多人觉得自己有最初的冲动,有一些天赋和才华,但是对一个职业摄影师来说,才华和天赋只能持续几年,之后就没有了。

 

艺术在英文中叫Art,在拉丁文词源里就是Do(做)的意思,就是所谓的艺术要你的双手不断去做。我觉得没有别的办法,还是要勤奋,只有勤奋才能做更多的展览,否则都是徒劳无效的。

 




 纳米铜